利用美國公債打造天際Skyline避風港

利用美國公債打造天際Skyline避風港

 

在店長的資產配置中,美國公債佔了非常主要的一環,因為美國公債是所有債券中,相對上適合利用總體經濟來預測的。

在債券市場裡面,有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利率風險等等問題存在,然而美國政府的公信力在市場上被認為是不可能出現違約的行為,因此美國國庫券(國債Treasury bond)的利率又被公認為市場上的無風險利率,是所有證券市場交易的比較基準。

投資公債主要平時可以收利息之外,在市場大跌時又能做到避險的效果。

假設你的資產總額一百萬元,當你將資產的100%都投資在大盤ETF時,若遇到金融海嘯最大跌幅50%剩下50萬,要漲回100萬要200%的報酬。

但若能在大盤狂落時還有銀彈可以慢慢加碼,就可以在一波波的金融海嘯中悠閒的衝浪,當大盤中一萬點,九千點,八千點一路到最低點五千點時能定期定額投入,

只要大盤漲回約超過40%,基本上就能回本了,剩下的都是頒發給你這波衝浪比賽的獎金。

因此店長建議每一個人投資人都要在自己的投資組合中,先加入一點公債的組合,在透過總經來做加減碼的動作。

若總經看錯呢? 跟買大盤ETF一樣,不過就套而已,只是持有時間會不一樣,要賠的機率非常微乎其微。

 

 

美國政府有兩種主要的籌集資金的方法。

一種是對個人,企業,信託和遺產徵稅;

另一種是通過發行固定收益證券,而這些證券以三種形式出現:票據(bills),票據(notes)和債券(bonds)。

“ T-bonds”,通常被稱為“ 長債”,到期期限為30年。

“ T-bills”期限大約為2~10年,而十年期的國債是最受投資著關注的政府債券。因為它用作銀行計算抵押貸款利率的基準利率。

而美國政府公債的價格主要取決於兩項重要的指標

1.貨幣市場利率

2.通膨

其他的還有看美國政府有沒有的量化寬鬆政策,不過主要還是受到利率跟通膨的影響。

長短天期殖利率利差

短天期公債利率(到期年限2年以下)通常伴隨聯準會升降息預期,以目前(2020/02/05)來說,基準利率約1.55%,而二年期公債殖利率約1.4%

而長天期公債利率(到期年限十年以上)則反應市場對經濟成長動能及通膨預期,用一句話解釋大約如下

長天期公債殖利率 = 短天期公債殖利率 + (經濟成長 Or 通膨預期)

 

因此當投資人預期未來經濟成長並帶動通貨膨脹時(括弧內的值為正),長天期公債殖利率就會大於短天期公債殖利率,殖利率曲線正常分布

反之,景氣趨緩、通膨預期下降時(括弧內的值為負),長天期公債殖利率隨之下降,甚至低於短天期公債殖利率,即形成所謂的殖利率曲線倒掛。

殖利率曲線,係以縱軸為收益率、橫軸為到期期限,通常以10年減2年、或者10年減3個月的公債利差來判斷經濟榮枯

如果還沒想通殖利率曲線跟通膨的關係,我們在用另一種想法去思考,就會發現其實金融市場的一切都是相當符合人性的

在市場熱絡的情況下,投資人往往會將資金投資在股市中以賺取大盤的報酬,此時公債受到投資人的冷落,而殖利率與價格成反比,長年期公債價格就會向下走以推升公債殖利率到讓投資人青睞的水準。

而當投資人對未來景氣擔憂時,資金就會開始尋找避風港,而此時美國公債就是最佳的去處,當公債被瘋狂搶購造成價格成長,殖利率就會往下

當投資人過度擔憂,無論長期公債殖利率多低都要買進時,就會造成長天期公債殖利率小於端天期公債殖利率,造成殖利率曲線反轉的現象。

過去1970年至2009年間五次美國衰退過程中,殖利率倒掛領先衰退月數介於11至18個月不等;且當曲線倒掛出現但尚未衰退期間,美股標普500指數四次續漲僅一次下跌,平均期間報酬仍達6.6%,意味若僅隨長短利差倒掛操作,可能過早賣股、錯失漲幅。

然而雖然利率與債券殖利率的方向同步,但是利率在整個經濟循環中算是弱後的指標。

舉例來說,利率通常在整體經濟開始走弱後才會開始下降,並在經濟復甦一段時間後才會上升。

主因是當經濟成長時,商業活動的增加導致貸款需求的升高,進而促使聯準提升基準利率。

一般而言,利率的變化大約會落後整體經濟變化約1~2年左右。

因此真正會影響債券市場的,是走在利率前頭的通貨膨脹(消費著物價指數)。

債券投資由於多是固定利率收益投資,若持有期間的通膨率上揚,將會侵蝕掉未來收入實質購買力,

若市場預期通膨率上升,對債券價格將不利,特別是對中長天期債券影響最大。

因此即使影響債券價格的名目利率與信用利差皆不變下,持有期間的物價上漲就像白蟻一般,不知不覺中侵蝕掉實質收益。

也就是說通膨與債券殖利率的走向也是同向的,與債券價格反向。

其實說穿了,通膨也是一種利率,而通膨又會進一步影響短期利率,短期利率又會影響到債券價格………就像莫比烏斯環一樣

目前美國實質可支配所得自2017年6月後年增率即維持在3%以上,時薪年增率則是從去年8月以來皆保持在3%以上,

當每個人的薪水變多了,整體市場上的錢就會增加,在低生產力成長率及高薪資成長率,單位勞工成本提高的狀況下,2020通膨增溫的風險將會上升許多。

如何用美國公債做最佳避險

在經濟循環波動的轉折點利用公債做避險是風險相對小,且容易做的避險操作,

一般只能利用買賣公債ETF如TLT的方式來達到效果,但店長比較偏好直接持有美國公債直債的方式來操作。

因為雖然同樣都是公債,但因為債券的價格波動取決於三大要素,只要掌握好這三大要素就能靈活操作公債投資。

1.債券到期期間

2.票面利息

3.市場利率水準

美國公債的標的都可以在WALL street journal中找到(按此),裡面詳列了美國政府發行的每一檔公債的到期年限,票面利息,買賣價以及到期殖利率等資訊。

利用國外券商Interactive broker 都可以輕易的交易到。

 

以下面三檔公債來說明,當未來通膨高漲時,在不同的到期年限,不同的票面利息下,那一檔公債會跌得最多。

而相反的,當經濟成長放緩聯準會降息時,能漲的最多達到最佳的避險效果。

 

1.票面利息越低,價格波動越大

假定投資人的預期殖利率由目前的1.45%左右因為通膨的關係上升到將近 3%的水位,

對於同樣到期期限約五年的兩檔公債來說,票面利息2.25%的公債大約會下降6.3%,

而票面利息7.5%的公債下降幅度較小,僅只有5.8%。

總之,低票面利息債券的價格波動程度較大,反之,當未來經濟成長放緩導致利率下跌時,低息債券提供的資本利得潛能也越大。

 

 

2.到期期間越長,價格波動越大

假定投資人的預期殖利率由目前的1.45%左右因為通膨的關係上升到將近 3%的水位,

由於到期年限2046年的債券比2024年的多了22年,在多加0.6%的風險貼水,可以驚人的發現,

同樣的票面利息2.25%,因為到期年限的不同,價差可以從6.3%波動到24.5%。

 

因此如果投資組合有一定比例的債券,在預期利率以及通膨上升的時候,

應該儘可能的持有短期債券以及高票面利息的公債,才能避免資本利損。

然後如果通膨高漲導致債券遭到無情的下殺時,這時就要評估高漲的通膨之後會不會反而將實體經濟的成長拉下來,

因此若能再往前看一步,看似深不見底的公債市場反而是投資人的最佳避風港,可以同時享受公債價格下殺後的高殖利率以及觀望未來的市場。

以目前公債市場為例,美國政府發行最久的債券為2049年到,距離目前約30年的政府公債。

在未來通膨發生的狀況下,若30年公債殖利率提升至3.6%,票面利息2.25%的長期公債價格就會從目前的102塊下殺到75.57塊左右,整整25.9%的跌幅。

若到時候買進,就可以享受當期2.9%的殖利率並在金融海嘯中享受到價格回升的資本利得,

到了那個時候,可要記得在做一次股債平衡,將高漲的公債價格轉換去低接下跌的大盤。

 

一名優秀的投資者,應能夠更好地去評估營收及獲利潛力、目前景氣循環到哪個位置、當前資產價值是否合理,以及其安全邊際為何(margin of safety)

by霍華馬克斯

This Post Has One Comment

  1. 文章淺顯易懂。感謝

發佈留言

Close Menu